多方探讨“南向通”框架性方案 债券市场双向开放有望完善


  目前“南向通”的框架性方案设计,旨在引领境内机构“走出去”,通过香港基础设施或香港托管银行渠道,投资于香港债券市场。

  “债券通”北向开放稳健运行三年多,“南向通”传来最新进展。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目前人民银行正与香港货币当局一道,研究探讨“南向通”的框架性方案。

  据了解,“南向通”旨在构建便捷可控的“走出去”制度框架和通道,允许境内投资者自主选择多种交易结算安排,通过内地与香港的债券市场基础设施或商业银行等多种渠道,投资到境外债券市场。

  一家大行的金融市场部人士认为,作为金融市场互联互通的重要环节,“南向通”的开通是大势所趋,是境内机构投资者迈入境外资本市场的重要一步,有利于完善债券市场双向开放的安排。

  构建便捷可控的“走出去”框架

  由于技术和实施要求的复杂性,“债券通”暂未实现南向开放。2017年5月,央行和香港金管局发布联合公告,宣布分阶段实施“债券通”,先开展“北向通”交易,此后适时扩展至“南向通”,将其作为境内机构“走出去”投资境外债券市场的可选通道。

  “债券交易不同于股票交易,前者是一个机构主导的场外交易产品,多为询价交易、大宗交易模式,其结算、托管体制在不同市场之间差异也很大,与境外债券市场的对接存在一定技术上的困难需要克服。”一家大型国有银行金融市场部人士表示。

  如今,债券“北向通”交易已开通三年多时间,通路运行安全稳健,业内人士分析,在此时点研究规划“南向通”,有利于完善债券市场双向开放的安排。

  “总体来看,‘南向通’要和人民币国际化、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整体部署相配合,要有利于境内投资者、境内金融中介机构和金融基础设施的发展。”接近监管层人士告诉记者,“南向通”旨在为境内投资者构建便捷可控的“走出去”框架和通道。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认为,未来如果实现南向资金的开放,跨境资本将更加呈现双向波动的态势。他表示,当前债券资金更多地以流入为主,特别是当前中美利差比较宽的情况下,资金的流入增加了人民币的升值压力。

  事实上,“南向通”方案将支持境内机构多角度参与融入全球金融服务业,有利于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更好发挥汇率在宏观经济稳定和国际收支平衡当中的作用。

  与此同时,出于防范风险、保持汇率稳定的考虑,资本项下自由兑换完全放开的时机仍不成熟,市场对“南向通”开通可能带来的风险有所担忧。监管层人士表示,内地和香港监管当局还会继续加强监管合作,共同防范跨境投资活动、跨境资金流动的风险。

  “债券通”北向开放后运行稳健

  “‘债券通’作为进入内地债市的渠道选择之一,深受国际投资者欢迎,与其他投资渠道有很强的互补作用。”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余伟文9月撰文称,“北向通”的成功经验,为推进“南向通”研究工作提供了稳固的基础,适时推出“南向通”将是互联互通的未来工作重点之一。

  2017年7月,“债券通”北向开放正式开通。此后,人民银行会同香港金融管理局持续完善规则体系,优化机制安排与业务流程。3年多来,“债券通”运行平稳高效,交易日趋活跃,两地监管合作较为顺畅,社会各方反响良好,已经成为境外机构入市的重要渠道。

  数据显示,“债券通”开通以来,境外机构投资中国债券持债规模年均增速达40%。截至2020年10月末,有596家机构通过“债券通”入市,持债规模为6812.3亿元。2017年7月至2020年10月,“债券通”累计成交量为7.66万亿元,占同时期境外机构交易量的44.7%。

  “债券市场的开放,促使更多国际债券指数将中国债券市场纳入其中,越来越多投资者开始投资中国债券市场,海外不仅仅是在结算和贸易中使用人民币,在投资上对人民币也越来越熟悉,提升了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明明分析称。

  便利机构灵活配置境外债券

  接近监管人士透露,目前“南向通”的框架性方案设计,旨在引领境内机构“走出去”,通过香港基础设施或香港托管银行渠道,投资于香港债券市场。

  这将更加丰富境内投资者的标的选择范围。明明表示,“南向通”开通有助于提高境内机构大类资产配置的灵活度,资产的丰富有助于降低整体组合的风险,也有助于提高境内投资者对资本跨境流动和汇率管理的意识,在金融市场开放中培养必要的意识。

  前述国有大行人士表示,很多中资金融机构也有大量的外币头寸,可以借助“南向通”进行资产多元化配置,并管理和对冲风险,实现更灵活的“全天候策略”。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南向通”方案的探讨,将与现有的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制度形成互补效应,更好满足境内机构“走出去”的需求,便利机构配置境外债券。

  一位股份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向记者表示,目前境内的金融机构、企业在主要通过QDII的渠道实现“走出去”,但是由于存在额度限制,一些境内机构境外配置的需求未能完全满足,间接影响机构海外投资成本,未来“南向通”开放将便利机构配置境外债券。

  近年来,我国债券市场开放程度不断提高。目前,三大国际债券指数提供商均已将中国债券纳入其主要指数或明确了纳入时间表。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0月末,中国债券市场债券余额已达114.6万亿元人民币,为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共有877家境外机构投资者进入我国债券市场,持债总量为2.98万亿元,占我国债券市场总存管量2.6%。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