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万里:汽车产业安全要提到新高度


文 | 李万里 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专家学术委员会专家、工信部产业政策司原副巡视员12月26日,瞭望智库战略圆桌——“新形势下的汽车行业高质量发展”顺利举办。以下为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专家学术委员会专家、工信部产业政策司原副巡视员李万里在研讨会上的发言:新的形势,首先是国家的形势,尤其是国家对汽车产业的看法,是极为重要的。中国汽车产业发展经历了几次波折,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经历了1994年、2004年两次产业政策的发布之后,引起了高度重视,发展也很快。这是90年代、00年代汽车产业的两次机会。到了2010年前后的时候,汽车工业就逐渐被“批判”,能源问题、环保问题、交通拥堵等各方面,都出现问题,多年来一直处于“被批判、被压抑”的状态下,我们还在继续发展。但是最近的形势出现了非常大的变化,尤其是疫情以来,4月29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讲到了一个重要观点,就是要促进汽车制造、电子信息、新材料、生物医药等支柱产业恢复发展,稳住经济基本盘。也就是说,在今年2、3、4月份的时候,大家可以回忆,疫情和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刻,那个时候中央想到哪几个产业能稳住基本盘,汽车是第一位的,汽车制造、电子、新材料、生物医药,要求这几个产业要稳住中国市场、要稳住经济基本盘。在新发展时期,尤其是疫情以来,汽车工业的重要性,汽车工业对于国家经济基本盘的重要性突显。到今年年底,实际上还没有到年底,就可以看到,汽车工业的表现已经完成了国家交给我们的艰巨任务,就是稳住经济基本盘的任务,汽车工业超额完成了。今年的汽车产销12个月当中,有两个月是在70%、40%的负增长的情况下,到年底基本上与去年追平,这个状态是最近几年没有过的现象。从国家层面来说,汽车工业又得到了一个发展的国家环境,这是对汽车工业非常重要的一个节点,一定要珍惜这个节点,来之不易。由此我产生了三个想法。在最困难的时候国家想到汽车工业,意味着我们不仅要完成稳住经济基本盘的任务,而且还承担了国家两个重要的任务:第一个任务,就是通过电动化的过程,帮助国家解决能源结构的基本问题。第二个任务,通过智能汽车的发展过程,推动整个社会的智能化。因此汽车产业不仅要帮助稳住经济基本盘,而且还承担着改变能源结构、促进社会智能化转型的更巨大的任务。这是第一个想法,在新的发展时期汽车又回到支柱产业的位置,机会又来了,又赢得高水平度发展的重要时刻,也有了新的发展任务。第二个想法,关于汽车产业的“生态”环境。从产业层面来看,汽车产业面临三个环境的转变,即政策环境、市场环境和能源环境在新的发展时期,都发生了重大转变。一是政策环境的转变。过去汽车吃“偏饭”,要出台专门的产业政策关照汽车产业。现在要改变了,政策环境要由差异化、选择性向普惠化、功能性转变,就是要用普惠化、功能性的政策指导产业的发展。与此同时,商品和要素流动性的开放要向规则制度性的开放转变,对汽车产业来说也是一个完全新的局面。此外,准入前国民待遇加上负面清单制度,这些制度汽车产业已经开始适应,今后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可能还不太清楚。二是市场环境的转变。有这么几个方面:1、新车市场,不再以新增为主,增购和换购为主的局面已经出现了。增长的比例不是10%、20%而是3%、4%、5%,这两年甚至是在0%左右,这应该属于调整的过程。2、二手车市场。大家总在说汽车市场在萎缩,实际汽车市场最近几年不是在萎缩,是在膨胀的过程当中,只是我们忽略了二手车的增量。▲2020年8月30日,南京,江北新区石佛寺二手车市场。图/视觉中国每年进入中国市场的二手车是1400万~1500万辆。也就是说,每年除了2400万~2900万辆的新车之外,还有1400万~1500万辆的二手车市场,中国汽车市场的实际规模是1400万+2500万,即接近于4000万辆的规模。二手车所占的比例已经从微不足道、可有可无,变成了和新车1:2的比例,三分天下有其一。考虑到二手车市场参与中国市场的运作,对市场估计就不会出现悲观的情绪,有了二手车市场,整体车市实际上比任何时候的增量都大。3、新能源汽车现在虽然还不够成局面,但是已经进入了市场化的发展阶段。像小鹏汽车等一些新势力,每年2万多辆的水平,虽然跟传统车相比还比不上,但是已经进入了产业化的过程。4、智能汽车正在经历原始创新到原理实现的过程,工业化、产业化过程仍异常艰辛,但是已经昭示出极大的市场前景,这是一个重大的变化。5、大交通格局。中国整个大交通体系在发生重大变化,党中央、国务院去年9月份发布《交通强国建设纲要》,这里边讲了,中国点、线、面的网络化形成的主要主体不是汽车,是轨道交通。大宗货物及中长距离货物运输也要向铁路和水运有序转移。到2035年铁路网内外互联互通、区际多路畅通、省会高效连通、地市快速通达、县区基本覆盖。刚刚发布的《交通可持续发展白皮书》再次强调了,“公转铁”的行动要取得突出成效。因此,汽车市场在即将形成的以铁路为主的大交通格局中就面临重大抉择。当然不是现在,讲的是2035年要初见效果。汽车市场要面临在一定的领域里“退”、在一定的领域里“进”、在一定的形态上“变”的重大选择,这个变化在5~10年之内就会发生。董扬说汽车市场还会有2000万辆的空间,但是如果加上5~10年内轨道交通“公转铁”的趋势,我们的“如意算盘”不一定能够想得那么美。三是能源环境。中央提出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的目标,汽车2028年就要达峰,目前还未看到具体方案是什么,但是指标已经定下来了。另外一个文件,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2016年印发的《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2016- 2030)》,要求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发电量占比要提高到31%,2030年要占50%,白皮书里讲非化石能源占比是15%。根据原来估计的20%现在我们还差5%没有实现,其他的还是以煤炭为主的局面。汽车产工业在推进信息化和智能化的发展过程当中,我们倾尽全力把产业发展的指标也都定下来了,即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新车销售量达到汽车新车销售总量的20%左右,2030年40%左右,2035年占50%以上,另外50%是以传统汽车为平台的混合动力汽车。那么,这就涉及到关于能源结构调整能否对应的问题,我在很多场合跟能源部门也在讨论,但都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我觉得有三个方面需要问问能源相关部门。第一方面,看总量,总量够不够。我国汽车千人保有量现在是180辆,估计到2030年、2035年可能达到接近或者稍微低于欧洲的水平——千人300辆。到那个时候,能源供给总体的量够不够?这是关乎能否确保新能源汽车产品全程节能环保的重要指标。记得欧阳明高院士讲过,2030年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可以达到8000万~1亿辆的水平了,届时在整个能源结构比例里只有50%是非化石能源,能不能担当得起那时1亿辆以上新能源汽车保有量的需求,这个事没有人说过,必须有一个明确的回答。第二个方面,从哪里来。10年之后的2030年,汽车能源结构当中新能源和混合动力车辆要占到50%以上,到2035年能源结构中75%左右车辆都将使用非化石能源了。如果第一个方面总量够,那么第二个问题来了,这些非化石能源的构成从哪里来?非化石能源的目标到2030年为50%。即使按2020年目标的31%计算,到时候还需增加20%,这20%里是水电,是核电,还是可再生能源?据说水电、核电增长的余地非常小,可再生能源运储和入路网的难度极大。非化石能源的20%增长“从哪来”,这是第二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第三个方面,如何面对现实。一是如果我们必须面对的是要在以煤为主的情况下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汽车产业有没有应对措施?二是,大幅度提高煤的环保指标有没有可能、有多大的可能?三个环境里最大的问题就是能源环境,要提出具体政策和技术路径。在国家背景下讨论问题,就不能只讨论汽车产业自身,得讨论能源产业与汽车产业能不能同步发展的问题,如果配合不上,一切发展目标都是白扯。第三个想法,汽车产业安全要提到新高度。这里有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方面,要形成自主可控完整的产业链;另一个方面,防止出现“过早去工业化”趋势。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越开放越要重视安全,越要统筹好发展和安全,着力增强自身竞争能力、开放监管能力、风险防控能力,炼就金刚不坏之身。1、要形成自主可控完整的产业链《交通强国建设纲要》讲到汽车时提出六个字——“自主、可控、完整”。发展智能汽车最终的目标要“形成自主、可控、完整的产业链”。“自主”主要体现在核心技术的把握,“可控”应主要指向汽车市场,“完整”则更是指产业链、供应链各个重要的节点的状态。核心是安全,是国家安全、是产业安全。2、防止出现“过早去工业化”趋势这个事也需要讨论,专家们认为,“过早去工业化”的一个重要指标是制造业占GDP的比重低于30%。我国仍处于深化工业化的过程,第二产业比重下降,其中制造业占GDP的比重已经不足30%了。但是不是已经出现了过早去工业化的趋势,还要继续观察,不能妄下结论。

按照下图,添加星标⭐️不再错过《财经国家周刊》

觉得内容不错来个“一键三连”——分享、点赞、在看看完不吐不快,就给我们留言吧留言点赞多有惊喜